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进入手机版网站

切换背景色:
切换文字颜色:
切换字体大?。?/span> 14 16 18 20 22 24

甘肃11选五开奖热号是:第一百七十五章 想睡

  辛晓月看着这条朋友圈,觉得眼熟。

  她想了想,才想起三天前,貌似黄胖子说让她做一顿蜀中家常味犒劳他。当时,黄胖子还说有个朋友也想吃蜀中家常面食,难道黄胖子说的朋友就是这家伙?

  辛晓月又将这朋友圈看了一遍,越发觉得就是这家伙。

  所以,他连忙给黄胖子发个消息,问:“睡了没?”

  黄胖子正陪着曾琼在喝咖啡,看到消息,秒回:“执行任务中,没睡?!?/p>

  辛晓月一时没反应过来,到底啥是执行任务,便问:“可有时间?”

  “有啊?!被婆肿恿馗?。

  此时,他面对曾琼,真是度日如年,只不过先前答应了辛晓月,查一查曾琼到底帮何天云与辛如海夫妇做了什么检查,他面对曾琼的主动邀约,才硬着头皮应承下来。

  谁晓得曾琼要求将之前在锦绣饭店没吃的饭,继续吃。

  吃了饭,还要散步,散了步,还要喝咖啡。

  这不,夜深了,黄胖子被迫送曾琼回家,品尝人家现磨的咖啡。

  “谁呀?这么晚还给你发信息?!痹磬竭孀抛?。

  “我表妹?!被婆肿诱裾裼写实厮?。

  “呀,表妹遇见什么人生难题了吗?”曾琼将一杯咖啡放到了黄胖子的面前。

  黄胖子“嗯”了一声,瞎编说:“被我一个病人欺负了?!?/p>

  “怎么回事?你表妹莫不是我们医院的护士?”曾琼问。

  “不是?!被婆肿用欢嗨?,低头回复辛晓月的信息,问:“表妹,何事?”

  “你上次说让我给你做蜀中乡村面食的时候,要带一个人。那个人是不是江瑜?”辛晓月径直问。

  黄胖子眼皮跳了跳,那四千三百万的车才刚刚摸到手,刚刚过了户啊,可千万别出什么叉子啊。

  “哎,表妹,你真是冰雪聪明。不过,你千万别生气,那家伙真是怪可怜的。这么多年,他找了无数的面食大师去做他要吃的面食,总觉得不是滋味。我也不知道他要找什么味道,可能是他恩人家的味道。我现在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,想着带着他尝一尝,万一就是你做的那种呢。对你以后的前程也是大有帮助嘛?!?/p>

  黄胖子发了一大段信息出去。

  辛晓月仔细看了两遍,确认了黄胖子要带的人是江瑜,内心反而涌起细细密密的疼。

  阿凡哥哥也是一直想着大家的。

  只不过,他为什么不来找他们。凭借他的能力,不可能找不到的?

  总有一天,她要亲口问问他,为什么。

  辛晓月翻身起来,打开电脑,准备在自己的私人博客上继续写日记。

  而黄胖子看辛晓月么有回复,连忙打电话过来。

  辛晓月正好静音,也没有听见。

  黄胖子则是慌了,连忙说:“你可别生江瑜的气,这事,他不知道。是我自作主张的。他真的怪可怜的。到时候,你就赏他一副碗筷吧。我的好表妹?!?/p>

  过了一阵,还是没有回复。

  黄胖子面对曾琼的频频暗示,连应付都懒得应付,直接对曾琼说:“我有些事,在我离开之前,我想问你几个问题?!?/p>

  曾琼一听他要离开,顿时就不干了,要撒娇。

  黄胖子摆摆手,说:“打住,我最不喜欢纠缠的女人。你要跟我继续一起,就别扭捏纠缠。我还是喜欢那个干练的曾琼?!?/p>

  曾琼无奈,黄胖子直接问:“这么跟你说吧,我表妹是被辛梓宁欺负的。我知道你认识辛梓宁的妈妈,似乎还是手帕交?!?/p>

  “啊,她只是我的一个病人而已?!痹砹ζ睬骞叵?。

  黄胖子不理会她,只说:“何天云不是个好人,我一看面相就知道是善于算计的恶毒相。你要跟我以前断然不能跟这人有什么关系?!?/p>

  “好,我跟她划清界限?!痹肀V?。

  “其次,你上次说帮她做了试管婴儿??捎腥怂?,你在办公室私自给辛如海取血,你还去了神外科。阿琼,你自己说吧,你到底做了什么?!被婆肿雍苋险娴乜醋旁?。

  曾琼一阵的慌乱,摇头说:“没有,只是常规的采血?!?/p>

  “我也是医生?!被婆肿映亮艘徽帕?。

  “泽林,我真的”

  “你若今天不想对我诚实,我们就到此为止。另外,最后再提醒你一句,你看看今天的新闻,就知道辛晓月的后台是谁?!被婆肿友纤嗟厮?。

  “谁?”曾琼下意识地问。

  黄胖子没说话,只看着曾琼。

  “是江九少么?”曾琼试探地问。

  黄胖子摇摇头,说:“不,是沪上王家。你没看见方如霞亲自来保她吗?”

  曾琼一张脸顿时刷白,说:“可,我,没做什么?!?/p>

  “实话对你说吧。我今天是专门去医院找你的?!被婆肿用嫖薇砬榈厝龌?。

  “???”

  “方如霞跟我们的首长夫人是好友,首长夫人与我老娘也是旧相识。因此,王夫人方如霞也算我的长辈,她听说有人欺负辛晓月姐弟,现在就是来惩治恶人的?!被婆肿踊夯旱厮?,那眸光盯着曾琼。

  “我,我不是恶人?!痹硪∫⊥?。

  “阿琼,也是王夫人碍于你我的关系,不然根本不会给你这个将功折过的机会?!被婆肿泳吨彼?,“再说,你做了什么,难道没有留下什么痕迹,或者记录吗?人家王夫人要查你,易如反掌?!?/p>

  曾琼身体微微发抖,问:“那,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阿琼,辛氏倒台是迟早的事。我不忍看你成为被殃及的池鱼,你好自为之吧?!被婆肿右涣逞纤?。

  曾琼慌了神,一下子扑到黄胖子怀里,说:“我,我只是帮她做了一份儿假的亲子鉴定,证明辛晓阳跟辛如海没有父子关系。我,我该怎么办?曝光出去,我的从医生涯就毁了?!?/p>

  “阿琼,不会的。你要看以什么方式曝光出去?!被婆肿优呐乃谋?。

  曾琼抬头看着黄胖子,问:“可以安全地曝光出去吗?”

  黄胖子看她眼里充满期待,也是于心不忍,便说:“阿琼,你只要听我的,我保证跟辛氏划清界限后,还能获得更高的赞誉?!?/p>

  “真的吗?”曾琼惊喜异常。

  “真的?!被婆肿咏趴?,说,“明日我会给你剧本,之后就该我们演出了,解决掉你这件事,你以后的前程才会无忧?!?/p>

  曾琼热泪盈眶,从没有人这样仔细为她打算。何况,还是一个跟她一起回家喝咖啡,面对她的挑逗,非常绅士的男人。

  “那你现在呢?”她问。

  “我得去看看我表妹和姨母,貌似我姨母被咬了?!被婆肿雍冶嘣煲桓隼碛?。

  曾琼非常温柔体贴地将她送出来小区。

  黄胖子站在四月的夜风中,想了想,还是开着自己那辆奔驰,去了锦绣饭店。

  锦绣饭店内,江承佑并没有归家,而是在饭店房间驻扎,雷打不动,已经入睡。

  而江瑜则打开电脑,鼓足了勇气,点开了辛晓月的私密日志。

  第一篇是写于半年前,描述的是一场梦境。

  她写:

  十月的锦城,总是淅沥沥的雨。梦里,那个恶毒的笑又出现了,我忽然之间醒来??晌也⒉慌率裁?,也不愧疚,更不会觉得做了什么亏心事。这世上的事,有因就有果。敢伤害我,就该承担伤害我的后果。大概是我三观有问题吧。

  妈妈去了许久了,我都想不起她的样子了阿凡哥哥也失踪好久好久了,若不是舅舅常常说起,我总会疑心他是我一场童话梦境里的人。

  舅舅也走了,如今就只有我和晓阳。他还是个孩子。我也想“有一个人?;?,就不用自我?;ぁ?,可那是多么可笑的奢望呀。我这种不幸的人,怕终其一生都得、必须、只能,自我?;?!

  江瑜看完了第一篇,说不完的难过,只觉得心里压抑得难受?;婆肿忧『么虻缁袄?,絮絮叨叨地说了摆平的曾琼,这两天让辛晓月姐弟跟辛宅脱离关系后,程旭那边就可以下手了。

  “嗯,你要什么?!苯ぶ苯游?。

  “我呸,我这是帮我表妹,别把我看作没有节操的人?!被婆肿铀?。

  江瑜只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感谢你?!?/p>

  黄胖子一愣,倒不知如何说下去了。他真是没见过说“感谢你”这种话的江瑜。

  “话说,你,”黄胖子想了想,打破了尴尬,“你是真的喜欢辛晓月了吧?”

  “是?!苯ず荏贫ǖ鼗卮?。

  “多喜欢?!?/p>

  “想睡?!苯ぱ约蛞怅嗟鼗卮?。

  “我靠,禽兽啊?!被婆肿右慌拇笸?,把工作人员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我,实话?!苯ぢ厝剂艘恢а?,垂了眸。

  “除了想睡,没别的想法?”黄胖子不死心地问。他虽然是个医生,但还是向往美好爱情的。

  “想?;?,想分享。想着失去她,会心如刀绞想着如果以后的日子都没有她存在,会非常漫长,非常无趣?!苯せ夯旱厮?。

  他想起那天晚上,那个狙击手的位置非常近,他整个人俯身将她笼在窗台的阴影里,用身体守护着她。

  他从来不知道,自己会是这样的人。

  黄胖子被江瑜这一席话说得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不住地说:“好呀,好呀?!?/p>

  “我想要把他宠溺成不会吃惊,也不需要自我?;さ呐??!苯た醋潘谝黄占抢锏哪切┚渥?,在心底说,“辛晓月,把心和手放心地交给我。我会如你所愿的?!?/p>

  “我靠,这真的是爱情。你这老树开花了,真是可喜可贺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支持你追求我表妹的?!被婆肿永噬?。

  “夜深了,早些睡吧?!苯に低?,挂了电话,询问推门进来的许康,“方如霞怎么说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