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进入手机版网站

切换背景色:
切换文字颜色:
切换字体大?。?/span> 14 16 18 20 22 24

甘肃神人破解11选5:第173章 王少爷的马脚露了

当说到吴佩蓉去给舅太太请安的路上和鉴书闲话,吴佩蓉说李菡瑶最喜欢观棋,观棋和李菡瑶对视一眼,李菡瑶便道:“她都说什么了?鉴书你再说仔细些?!?/p>

鉴书忙细细搜想,将吴佩蓉说的话都重述了一遍。

李菡瑶道:“这倒奇怪了:吴姐姐向来不是那搬弄是非的人,为何管我喜欢哪个丫头?而且她说自己喜欢鉴书你,这话也不妥你又不是她的丫鬟。她平日很重尊卑上下,断不会跟丫鬟做朋友。好在鉴书你回的妥贴?!?/p>

鉴书道:“婢子也觉得奇怪,才特意解释给她听?!?/p>

观棋沉吟着,没有说话。

听琴见要说得这样细致,忙又补充道:“婢子发现,刘姑娘一直盯着落少爷”

观棋和李菡瑶顿时一齐看向她。

听琴道:“下面人多,本来婢子也不知道她看得谁,后来落公子去如厕,她目光随着落公子走,看不见了还一直盯着那方向,直到落公子转来。婢子才知道了”

她无意中窥见这等男女隐秘心事,不禁把脸都红了。

李菡瑶和观棋皆愕然。

半晌,李菡瑶才道:“此事不可在外乱说?!?/p>

听琴忙应道:“是?!?/p>

李菡瑶又问:“赏花呢?”

赏画是伺候郭晗玉的。

有前面两个例子,赏画也知道怎样说了。她道:“郭姑娘刚来时,有些不大受待见,各位姑娘都对她爱理不理的,想是因为那天她冲出去当众指责姑娘的缘故。所以她没说什么话,就跟婢子谈些书画。后来,大家见姑娘待她如往常一样,才转了态度,她也有说有笑了”

李菡瑶点点头,又看向纹绣。

纹绣是伺候欧阳薇薇和严沁的。

纹绣道:“欧阳姑娘今儿不知怎么了,心事重重的,有点强颜欢笑的模样。严姑娘倒是有说有笑的”她也重述了一遍欧阳薇薇和严沁的言行。

品茗是负责茶水果品的,所有人都在她视线内。她迟疑道:“婢子觉得,欧阳姑娘好像对那位王公子颇为留意”一句话引得众女一齐看向她。

品茗显然很谨慎,急忙道:“不过,婢子觉得这并不算什么,因为婢子也曾留意王公子”

“噗嗤!”

赏画天真烂漫,先笑出声来。

听琴等女也都看着品茗微笑。

李菡瑶和观棋也笑了知慕少艾很正常,少女怀春也同样很正常,小丫鬟情窦初开了!

品茗见大家暧昧的眼神,知道误解她了,急道:“婢子不是那个意思,婢子就是看他眼熟,想起故人?!?/p>

李菡瑶笑嘻嘻问:“想起谁了?”

品茗便道:“那年在青华府,婢子被狗官刘知府的公子掳去,幸得一位恩人相救”

“英雄救美?!”赏画满眼兴味地问。

“不是!”品茗急忙摇手道,“是一位十几岁的小姐姐,带一位妈妈,把我和父亲救了?!?/p>

“这跟王少爷什么关系?”赏画诧异道。

“婢子瞧着王少爷有些”品茗嗫嚅着说不下去,脸也红了,因为她自己也觉荒谬:王少爷跟救她的小姐姐完全扯不上嘛。她乍一见王壑时,是觉得有些眼熟,后来仔细一瞧,却一点都不像了,之所以看人家,完全是因为人家长相气度都太出色了,忍不住想要看。

众人见她这样,都会心地微笑,并体谅她尴尬羞涩之心,没有再打趣追问她,只有观棋道:“你一直惦记救你的恩人小姐姐,恍惚间看错了人也是有的?!?/p>

赏画忙道:“兴许是王少爷的姐姐、妹妹救了品茗呢。姑娘帮忙问问,他有没有姐姐妹妹?”

李菡瑶道:“王少爷没有妹妹,只有一位姐姐,年纪大他六七岁,不可能是救了品茗的小姑娘?!?/p>

赏画听了一脸遗憾模样。

李菡瑶道:“好了?;褂惺裁此档穆??”

众人都道:“没有了?!?/p>

李菡瑶道:“那就这样。观棋随我去给爹爹和娘请安?!比换姑坏人酒鹄茨?,小丫鬟来回“墨竹求见姑娘?!?/p>

观棋道:“墨竹这时候来定有事。姑娘先见了他再去吧?!?/p>

李菡瑶点头,叫听琴带墨竹上来。

听琴等女便退下了。

须臾,墨竹跟着听琴上来了。

李菡瑶上下打量他,见他好好的,脸上并无急色,笑问:“什么事这么急,晚上还进来?”

墨竹道:“姑娘,我见到张世子了?!?/p>

李菡瑶道:“嗯,怎么了?”

墨竹道:“我认得世子?!?/p>

李菡瑶道:“你什么时候见过他?”

墨竹道:“就是就是那天,在醉仙楼,我被人欺负了就是世子他们”

墨竹俊脸通红,窘??!

他被人轻薄的事,怎么好跟姑娘说呢?可他是个忠心的家仆,这件事事涉玄武王世子和王相之子,他怎能不告诉姑娘!再者,他也想借姑娘的脑子帮他理一理头绪,分析那天到底是个什么情形。自从认出张谨言,他越发糊涂了看张世子和王少爷都很正经啊。

李菡瑶诧异道:“张世子欺负你?”

这怎么可能!

观棋也一脸诧异。

墨竹道:“不是张世子,我怀疑是是王少爷?!?/p>

观棋蓦然睁大眼睛,失声道:“不可能!”

李菡瑶也道:“你是不是看错了?”

墨竹在醉仙楼被人欺负的事,经叶屠夫的大嘴巴一嚷嚷,李家上下都听说了,李菡瑶和观棋自然也听说了,只是不知这其中的细节墨竹隐瞒了细节。

所以,李菡瑶和观棋都觉得,王壑和张世子不可能写封信把墨竹招去醉仙楼欺负。

墨竹肯定道:“不会错!”

这才几天的工夫,张谨言跟着王壑大摇大摆地进来李家,他眼又不瞎,会认不出来?

李菡瑶道:“你从头说说,怎么回事?!?/p>

她觉得这其中定有缘故。

墨竹无法,只得交代细节。

他说醉仙楼的伙计送了一封古怪的信给他是一幅画,画着两条小孩的腿,一条蜷着,一条直的,还有很精致的小脚趾他以为是落少爷跟他打哑谜,就去了

李菡瑶听了也觉得古怪,一边听一边仔细追问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