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-07-09
  • 伊万卡一句中国谚语,累坏中国网友 2019-07-08
  • 全国重点网络媒体海南行 2019-07-04
  • 一个连基本语句都不懂的人只会瞎扯,看着就想笑 2019-07-04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在开放中发展,在竞争中强大 2019-07-01
  • 2016全国重点网络媒体记者重庆行——华龙网 2019-07-01
  • 探寻南极之境 送给世界尽头的一封情书 2019-06-20
  •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9-06-18
  • 大足:传承传统文化 弘扬尊老敬老美德 2019-06-18
  • 宫颈癌疫苗接种引关注专家为你释疑 2019-06-17
  • 把市场经济说成计划经济是不是痴呆病? 2019-06-17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5
  • 可喜可贺!武汉7号线又近一步 南湖人有福啦! ——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-06-11
  • 失误!26岁“中超水货”在欧洲联赛爆发 成顶级射手 2019-06-11
  • 南昌古风物略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05
  •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    进入手机版网站

    切换背景色:
    切换文字颜色:
    切换字体大?。?/span> 14 16 18 20 22 24

    甘肃省十一选五app:14.我喜欢你

    一秒记住【爱♂尚★小△说§网 ..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中秋团圆夜,姜竹沥撑着伞,漫无目的地在长长的江堤上走。

    雨水打在伞面上,路灯朦胧昏黄,光晕之外冷冷清清。江面上大雾弥漫,不见光亮,另一侧街道上的店铺也关得七七八八。

    她靠到围栏上,脑子里还有些混沌。

    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本来是难得的团圆季节

    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。

    起因似乎是一根菠菜。

    明叔叔嘴上没有说,其实很开心她能回来,高高兴兴地做了一大桌子菜。

    饭桌上,他习惯(性xing)地夹菜到她碗里,她没有多想,将菠菜根扔了出去。她不喜欢植物的根系,哪怕菠菜根带甜味。

    姜妈妈目光一凝,放下筷子“为什么要扔掉它”

    姜竹沥手一抖,几乎下意识就想把那块根系捡起来重新吃掉。

    这种语气,她太熟悉了。

    为什么没有考好为什么学不会那个动作为什么不愿意照我说的去做

    姜妈妈希望每件事的发展方向都完完全全地掌握在自己手中,但凡其中哪个细节出乎预料,她都要问无数遍为什么。

    “我”

    我不喜欢。

    姜竹沥不敢说。

    她踌躇半秒“我错了?!?/p>

    “你如果还想在这个圈子混下去,”姜妈妈看着她,眼底一片冷意,“就照我说的做?!?/p>

    姜竹沥垂眼,不说话。

    她常常觉得母亲入戏太深,活在自己封闭的圈子里,降低了精神抵抗力,才会变得像现在一样脆弱,(情qing)绪化,又神经质。

    可这个人偏偏是她的母亲。

    见她低头不说话,姜妈妈像是被刺伤一样,突然歇斯底里起来“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认为我说得不对吗”

    姜竹沥一慌“不是”

    “我这么(爱ài)你?!苯杪枘岩岳斫?,一副被辜负的神态,“我已经把我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了,你为什么不喜欢为什么还要摆出这样勉强的表(情qing)”

    “我没有”姜竹沥艰难地挣扎。

    “你一点都不听话?!彼醋潘?,失望之极,心碎(欲y)死,“你不像明含,明含比你听话多了?!?/p>

    姜竹沥终于开始感到绝望。

    按照流程,姜妈妈接下来开始批评人。

    她批评人的过程一直都很简单也很丰富,就是把她能记住的陈年旧账全都翻出来说一遍,然后在声泪俱下的结束语里,以“你做错了”为总结,((逼bi)bi)迫姜竹沥低头。

    明叔叔手足无措,从来拦不住她。

    姜竹沥默不作声地听她说完,像过去二十多年一样,乖乖地认错“对不起?!?/p>

    低头的瞬间,她突然想起谢勉。

    你为什么没有成为心理咨询师

    她无力极了。

    因为我连自己都救不了。

    雨越下越大,空中闪电乍现,如同游走的青蛇。

    雨雾飘渺,路灯暧昧的光影下,脚边的水花也清晰可见。

    姜竹沥低着头,又往前走了两步。

    仍然不想回家。

    姜妈妈每次(情qing)绪爆发,与之相对地,都会展现出异常的疲态。明叔叔好说歹说将她送去休息,走出房门,叹着气点了一根烟“竹沥,含含已经不在了,你多陪陪你妈妈?!?/p>

    她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

    可她也觉得累。

    她想找个人说会儿话,但程西西去跟男朋友过中秋了,她不好意思打扰。

    段白焰匆匆忙忙赶到江边时,看到的就是这么副画面。

    街道上人迹寥落,姜竹沥一个人坐在石凳上,撑着伞,仰着头傻笑。背后长街灯火,都在大雨中沦落为模糊的背景。

    他心一揪,心里(阴yin)暗处生怒意,迈动长腿走过去“姜竹沥?!?/p>

    她微微一愣,抬头看过来。

    周遭水雾弥漫,她眼中落着路灯的光,亮晶晶的,像栖着天上那轮失踪的月。

    月亮小姐眨眨眼,有些惊奇“你怎么也在这儿”

    “你生病了?!倍伟籽婢痈吡傧?,答非所问,语气还很强硬,“就不该坐在这儿淋雨?!?/p>

    “噢?!苯窳で嵘α艘痪?,然后漫不经心转开目光,“你也是为我好?!?/p>

    不等他开口,她又自顾自地嘀咕“你们都在?;の?,都是为了我好?!?/p>

    段白焰终于皱起眉。

    “你怎么了”

    他不知道她遇见了什么,但他是真心实意地觉得烦。

    他一开始担心她出事,匆匆忙忙赶过来,见她安全无虞,本来还暗暗松了口气??尚淳头⒕?,她太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水鸟,这让他生出种强烈的冲动,想把她扛起来带走。

    “没事?!彼寡鄯袢?。

    “那就跟我回去?!?/p>

    说着,他走过去,想将她从冰凉的石凳上拉起来。

    却被她执拗地拒绝“我不?!?/p>

    段白焰走得近了,才看见她(身shēn)后竟然还放着几个歪斜的啤酒罐,其中三个已经空了,第四个被她刚刚甩手的动作碰倒,白色的泡沫不断滚出。

    他暗暗咬牙。

    可真是长进了。

    不止敢拒绝他,还敢自己躲起来喝酒了。

    段白焰不再赘言,没好气地抢过她的伞一把扔开,将自己的伞塞进她怀里“拿好”

    姜竹沥酒劲儿上来,正发蒙。

    下一秒,天旋地转,陷进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    他的下巴近在咫尺,有青色的胡茬。她惊奇地睁大眼,脑子转动速度变慢,像是看不懂他在做什么。

    却还是下意识地,将伞举在了他的头顶。

    段白焰抱着她,(身shēn)体不由自主地绷紧。

    她却小心翼翼地眨着眼,语气十分憧憬“我能摸摸你的泪痣吗”

    段白焰“”

    ((操cāo)cāo)。

    “可以((舔tiǎn)tiǎn)?!?/p>

    “什么”

    “不准摸,用((舔tiǎn)tiǎn)的?!彼辽?。

    “你撒开我?!?/p>

    他当然不可能放开她。

    但短短几步路,他心(情qing)突然愉悦起来。

    他的气息太温暖,姜竹沥有些迷?!岸伟籽妗?/p>

    “嗯?!?/p>

    “活人”

    “”

    姜竹沥小声((逼bi)bi)((逼bi)bi)“活着的坏人?!?/p>

    段白焰“”

    他垂下眼,威胁“你再说一句,我现在就把你扒光?!?/p>

    酒壮怂人胆,姜竹沥认得眼前人,思维也还清晰??伤挠镅灾惺嘀鸾ケ痪凭刂?,一不小心说出真话“别胡说,你哪有那胆子?!?/p>

    段白焰“”

    妈的,她说的好像是事实。

    他没好气,猛地拉开车门,扔小鸡似的把她扔进副驾驶。

    姜竹沥锲而不舍地爬起来“你要带我去哪”

    “别乱动?!倍伟籽媾∶?,帮她扣上安全带。

    她的外(套tào)都被雨水打湿了,风衣贴在(身shēn)上,小细胳膊小细腿,骨架(娇jiāo)小可(爱ài)。

    “衣服脱了?!?/p>

    姜竹沥瞪大眼“这还在车上啊,禽兽”

    段白焰“”

    他决定自己动手。

    手指刚刚碰到她颈部的皮肤,被烫得一缩。

    段白焰眼神一紧“你在发烧”

    也不知道姜竹沥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,只见她愣了愣,然后一脸茫然地摇头。

    段白焰压着怒气,将她捞过来,放到自己腿上坐着。

    她的刘海也被打湿了一片,整个人都蔫儿唧唧。

    他问“到底怎么了”

    姜竹沥下意识朝后缩,被他不容置喙地掐住下巴“说?!?/p>

    四目相对,窗外大雨倾盆。

    姜竹沥整个人被他固定在怀里,愣愣地看着他,眼里突然就起了水雾。

    她断断续续地控诉

    “你为什么为什么一直像我妈一样”

    检查她的手机,检测她的每一条短信和通话记录,甚至是社交网络的好友。

    颐指气使地干涉她生活的方方面面,(允yn)许她和某些人做朋友,不(允yn)许她和某些人往来。

    “连每顿饭,吃什么菜都管”

    “我又不是你们谁的玩偶”

    姜竹沥语无伦次,想推开他又推不动。

    “我想我好想明含”

    “只有她对我好,只有她喜欢我不管我做了什么,她都不会讨厌我,也不会生我的气”

    段白焰眼神微微晦暗。

    过去这么多年了,他仍然讨厌听她说起别人。

    掐着她的下巴,他强迫她转过视线。

    玻璃之外的雨水疯狂地拍打,玻璃之内,他盯着她。

    良久,一字一顿,声线低沉“段白焰也喜欢你?!?/p>

    “喜欢的程度,远远超过明含?!?

   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    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
  •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-07-09
  • 伊万卡一句中国谚语,累坏中国网友 2019-07-08
  • 全国重点网络媒体海南行 2019-07-04
  • 一个连基本语句都不懂的人只会瞎扯,看着就想笑 2019-07-04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在开放中发展,在竞争中强大 2019-07-01
  • 2016全国重点网络媒体记者重庆行——华龙网 2019-07-01
  • 探寻南极之境 送给世界尽头的一封情书 2019-06-20
  •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9-06-18
  • 大足:传承传统文化 弘扬尊老敬老美德 2019-06-18
  • 宫颈癌疫苗接种引关注专家为你释疑 2019-06-17
  • 把市场经济说成计划经济是不是痴呆病? 2019-06-17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5
  • 可喜可贺!武汉7号线又近一步 南湖人有福啦! ——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-06-11
  • 失误!26岁“中超水货”在欧洲联赛爆发 成顶级射手 2019-06-11
  • 南昌古风物略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05
  • 辽宁11选5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金牛网 老钱庄三肖中特 大仙预测一头一尾中特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一定牛 20190047期3d开机号码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值 精准六肖中特网 香港马会信息网一尾中特平 机器人投注彩票 山西快乐10分前3走势 2019cba季后赛直播 合肥福利彩票官网 乐里十三水 开马结果今晚开码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