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顺义区李桥镇人民政府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22
  • 海南出台引进人才住房保障指导意见:满8年无偿赠与全部产权 2019-04-22
  • 人民日报客户端上线一年 下载量突破四千五百万 2019-04-15
  • 逗号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4-15
  • 【高清】河北邢台:春日太行采茶忙 2019-04-11
  • 我相信“交警雨中护送高考生”是真,“交警雨中护送高考生”反被该高考生家长投诉是假。 2019-04-11
  • 郪江,隐藏在川东丘陵中的战国小镇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01
  • 什么是幸福 ——“幸福死了”与“健康长寿” 2019-03-28
  • 新和县:12333为参保群众提供咨询便利 2019-03-28
  • 冰岛队中场附近抛球入禁区 原来他以前打手球的 2019-03-26
  • 85后女青年刘阿娟带领果农发展绿色无公害果品 2019-03-25
  • 超200种常用处方药有致抑郁可能 2019-03-25
  • 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 房价会下跌吗? 2019-03-16
  • NBA总决赛4比0横扫骑士问鼎 4年夺3冠勇士王朝! 2019-03-16
  • “五毒月”禁忌应当学 竹林日记(0074) 2019-03-15
  •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    进入手机版网站

    切换背景色:
    切换文字颜色:
    切换字体大?。?/span> 14 16 18 20 22 24

    中国移动手机号码选号:24.酸角糖

    一秒记住【爱♂尚★小△说§网 ..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你的订阅比例不足啦, 请等待一段时间~

    “他也不用这么大动干戈吧……”夏蔚有些难为(情qing), “虽然很感谢他的关心, 但他这样的公众人物,其实也不太适合出现在这儿……”

    熊恪没搭腔。

    远远看着段白焰的车, 他心里急得想跳起来给他两耳光。

    他都已经帮忙清除障碍了,这位作精少爷为什么还不下车?按照他这种每前进两步就退五步的速度,是想跟左手恩恩(爱ài)(爱ài)地过完后半生吗?

    夏蔚还在自顾自地说话。

    熊恪心下一动, 坏心眼地提醒:“夏小姐有这么多话,可以直接去跟小少爷说?!?/p>

    最好再刺激一下他。

    夏蔚脸红:“不太好吧……”

    这档综艺借用了户外一家网红西点店, 现在山坡上走来走去的,全是工作人员。即使没人盯着她看,她也很清楚,她现在是众人窃窃私语的焦点。

    如果她再去找段白焰……

    “我现在还不想那么高调?!?/p>

    她有些害羞, 然而下一秒, 段白焰砰地一声关上车门, 大跨步走了过来。

    很清隽的一个男人,(身shēn)形(挺ting)拔, 穿一(身shēn)黑色风衣, 腕间蓝宝石镜面的表盘隐隐反光, 脸上隐隐带着山雨(欲y)来的不耐。

    夏蔚眼前一亮。

    刚想迎上去。

    “段……”

    他从她(身shēn)边擦肩而过。

    看也没看她一眼。

    姜竹沥正在向程西西解释,为什么没必要去医院。

    “万一你跟夏蔚起争执的事(情qing)传出去, 又会有人拿这个做文……”

    还没说完。

    一股大力突然从手腕上传来, 她像只小鸡似的被人提起。

    姜竹沥满心茫然, 抬头间正对上段白焰那张面无表(情qing)的脸。他手背青筋暴突, 二话不说,拽着她转(身shēn)就走。

    “段……段白焰!”姜竹沥惊慌失措,“你干什么!”

    “去医院?!?/p>

    “我不……”她想抠开他的手。

    “再抠我就抱你去?!?/p>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姜竹沥立刻放弃挣扎。

    这种事,他向来是说到做到的。

    大学时她跟室友偷偷跑出去喝酒,不也一样被他半夜摸上门,沉着脸一把抗走。

    夏蔚还愣在原地,直到他第二次从(身shēn)边擦过,才如梦初醒,焦急地辩白:“段导,我没有*屏蔽的关键字*!”

    段白焰停下脚步,语气凉凉:“尿检只做了一次,什么都说明不了?!?/p>

    微顿,他投来轻飘飘的一瞥:“另外,建议你去跟程西西道歉——我从没说过,不做你的宣发?!?/p>

    夏蔚脸色一变。

    段白焰不再看她,牵着姜竹沥向山坡下走。

    灵光直冲大脑,夏蔚迅速反应过来,连忙追上去。

    “对不起!”她二话不说,朝着姜竹沥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,“是我错怪程西西,还误伤了你!真的太抱歉了!”

    夏蔚低着头,背上冒冷汗。

    她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自己也许押错了人。

    什么熊恪啊,*屏蔽的关键字*里的小明星啊,根本就都不如……

    “没关系没关系?!苯窳な艹枞艟?,“其实我也没有伤得很……”

    “不用了?!?/p>

    段白焰垂着眼,(情qing)绪莫辨。

    盯着夏蔚扣在姜竹沥胳膊上的手看了一会儿,冷淡地拂开。

    “她不接受?!?/p>

    段白焰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。

    姜竹沥不懂,为什么从重逢起,他就一直是这幅(欲y)求不满的表(情qing)。

    也许他现在的女人们满足不了他……

    那些女人好可怜。

    交通畅通无阻,很快到达医院。她受的伤不重,只是破了点儿皮,医生开完药水,就放她走了。

    姜竹沥企图向段白焰告别:“谢谢你,但我还有事,就不劳烦你送回家了,再见?!?/p>

    “回去躺着?!彼谎?,不容置喙。

    “我想去看看化学老师?!彼话旆?,只好说实话,“他住院了,这都已经都走到楼下,没道理不上去看看?!?/p>

    段白焰高中化学不好,天天被老师约谈。

    她猜,他肯定不想见化学老师。

    结果段白焰想都没想,让熊恪帮忙买了个果篮。

    姜竹沥:“……”

    好吧,反正她也拦不住。

    高中的化学老师姓高,带他们班时,就已经快退休了。

    姜竹沥按着病房号找过去,走到门口,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哀叹:“这个不让吃,那也不让吃,我人生的乐趣全被剥夺了!”

    “高老师,您还是听师母的吧,她是真为您好?!庇懈鏊实哪猩ψ虐参?,“您现在不带学生了,这要是搁过去,肯定有人偷偷往您杯子里撒糖,您病倒了,我们也不用周测了?!?/p>

    “嘿,我说小兔崽子……”

    姜竹沥笑着推门进去:“高老师,我们来看您啦?!?/p>

    随着推门的动作,病房内的阳光也溢出来。

    窗户大敞,映着窗外的花影,室内一片和煦。

    一头银发的老先生微微一愣,认清来人后,立刻笑开:“竹沥,你怎么这会儿来了?”

    “来来,走近点儿,让老师好好看看?!彼?床chuáng)头,精神矍铄,两眼笑出褶子,“几年了?上大学之后就没再回来过了吧?真是越长越漂亮?!?/p>

    姜竹沥摸摸鼻子,见(床chuáng)头柜已经堆满了食物,只好将果篮放到地上:“这是我……段白焰和我的一点心意,听说您是糖尿病,那水果也要记得控制摄入量?!?/p>

    高老师闻声抬头,这才看见站在旁侧那个高大的青年。

    二十出头的年纪,外形俊朗,(身shēn)骨(挺ting)拔,拥有太容易被羡慕的外形和社会资本。阳光晕在(身shēn)上,眉眼却疏离清淡,眼睛像黑色的漩涡。

    他颔首:“高老师?!?/p>

    高老师怔了好一会儿,才兴奋地想起这是谁:“你们俩,还在一起呢?”

    姜竹沥和段白焰都是一愣。

    “我高中时就看你俩不对劲,那时候竹沥天天黏着小白,他做不出来的实验你替他做,连参加生(日ri)宴都要单独给他准备蛋糕。能有这心思,说你俩没事我都不信?!备呃鲜σ桓惫慈说难?,笑着拍姜竹沥的手,“你不知道当时小白看你那个眼神……啧,我早就说有(情qing)况?!?/p>

    姜竹沥有点儿懵。

    她帮他做实验,应该只有一次。

    高一化学课,不知道段白焰是哪个步骤弄错了,捣鼓来捣鼓去,都搞不出银镜。

    她看他一直臭着张脸,小心翼翼地,多做了一支送给他。

    她至今记得,他冷淡地回了一句:“你觉得我做不出来吗?”

    后来她再也没碰过他的作业。

    至于蛋糕……

    高一时,他们曾经受邀,参加班上一位同学的生(日ri)宴会。

    姜竹沥担心蛋糕夹层里会有芒果,又怕初来乍到的段白焰吃不了芒果会很尴尬,干脆自己动手,单独为他做了一个小草莓蛋糕。

    但是……

    在她的记忆里,那个蛋糕被嫌弃了。

    段白焰扫一眼盒子,只说了三个字:“粉色的?!?/p>

    大概是嫌颜色太少女。

    不仅仅是蛋糕,她到现在都觉得,高中时期,段白焰不怎么喜欢她。

    甚至于后来她向他告白,他们真的在一起了,她还是不明白。他对她的感(情qing),到底是依赖,是喜欢,还是单纯的……想控制。

    高老师笑眯眯:“你们什么时候*屏蔽的关键字*???”

    姜竹沥连忙否决:“我们不……”

    “快了?!?/p>

    段白焰猝然打断她。

    姜竹沥的手一顿,心(情qing)微妙而复杂。

    “你们*屏蔽的关键字*的时候,一定得请我?!备呃鲜π朔芗?,“我好久没参加过学生的婚宴了,你们这种高中能走到一起的也不多,要珍惜缘分?!?/p>

    段白焰默了默,从善如流:“一定的?!?/p>

    “去了也吃不上喜糖,人家*屏蔽的关键字*,您那么兴奋干嘛?”

    高老师正在这儿瞎开心,突然插进来一个含着笑意的男声。

    姜竹沥转头看过去。

    望见窗前一个逆光的人影。

    “大班长,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?”见她回望,人影一动,笑着走出窗台的(阴yin)影,露出一张年轻明朗的脸,“我是林鹤?!?/p>

    一提这名字,姜竹沥想起来了。

    这个林鹤,就是当初嘲笑段白焰(身shēn)体素质差,被他按在黑板上殴打的数学课代表。

    “好久不联系了?!绷趾仔ψ?,松松垮垮地走过来,“握握手,留个联系方式吧,大班长?!?/p>

    姜竹沥有些抗拒。

    林鹤是学生时代,每个班级都会有的那种,嘴碎手闲的男生。

    那时夏天,她(爱ài)美,穿无袖衫时就配挂脖的吊带背心,肩带结成蝴蝶结露在外面,他天天伸手扯。

    后来也忘了是从哪天起,他突然不来烦她了。

   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    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
  • 顺义区李桥镇人民政府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22
  • 海南出台引进人才住房保障指导意见:满8年无偿赠与全部产权 2019-04-22
  • 人民日报客户端上线一年 下载量突破四千五百万 2019-04-15
  • 逗号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4-15
  • 【高清】河北邢台:春日太行采茶忙 2019-04-11
  • 我相信“交警雨中护送高考生”是真,“交警雨中护送高考生”反被该高考生家长投诉是假。 2019-04-11
  • 郪江,隐藏在川东丘陵中的战国小镇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01
  • 什么是幸福 ——“幸福死了”与“健康长寿” 2019-03-28
  • 新和县:12333为参保群众提供咨询便利 2019-03-28
  • 冰岛队中场附近抛球入禁区 原来他以前打手球的 2019-03-26
  • 85后女青年刘阿娟带领果农发展绿色无公害果品 2019-03-25
  • 超200种常用处方药有致抑郁可能 2019-03-25
  • 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 房价会下跌吗? 2019-03-16
  • NBA总决赛4比0横扫骑士问鼎 4年夺3冠勇士王朝! 2019-03-16
  • “五毒月”禁忌应当学 竹林日记(0074) 2019-03-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