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进入手机版网站

切换背景色:
切换文字颜色:
切换字体大?。?/span> 14 16 18 20 22 24

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:92非正文

一秒记住【爱♂尚★小△说§网 ..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【晋江文学城系统提示】订阅不足, 请补齐订阅, 或等待72小时  门口有明星在进进出出地合影,她挑了个没人的角落停下, 举高自拍杆, 笑着挥挥手:“能看到吗?”

抬起眼, 直播间里的少女肤色凝白, 黑而直的长发将脸衬小了一个度,鹿眼乌黑明亮,弯成两轮新月。

屏幕上立刻跳出一堆评论:

【能能能!就这样不要动!】

【被, 被甜甜这个抬眸惊艳到了?wuli甜甜一定是jc颜值最高的美食主播!】

【甜甜看我!你背后那个是花篮吗!我好像看到段导的名字了!啊啊今天晚上肯定有很多大佬!还有很多好吃的!】

……

“花篮?”姜竹沥眨眨眼, 转(身shēn)的同时将手机摄像头也一并对准过去, 给粉丝们念花篮上的字, “祝贺段白焰导演新戏《青果》杀青, 祝电影大卖——”

俗气……

段白焰肯定不喜欢。

还没读完, 她被下意识的念头吓了一跳。

反应过来,舌根又有些发苦。

都过去这么久了,还记得他的习惯……

不过那心(情qing)也只有一瞬。

下一刻,姜竹沥收起思绪, 将镜头转回来,笑着解释,“因为我今天来蹭的这顿饭就是电影杀青宴呀, 肯定会有人送花?!?/p>

微顿, 她笑出小虎牙:“你们也可以送我花花?!?/p>

话音一落, 屏幕上疯狂地下起了花瓣雨。

【给你给你都给你!】

【看在甜甜今天为了蹭饭爬了半座山的份儿上!用花花淹没你!】

……

作为一个美食主播, 姜竹沥从不把直播地点局限在厨房内。

除了每周固定时间教大家做甜品,她还不遗余力地解锁着每一家好吃的店。一路举着自拍杆,从中国吃到波士顿,又从波士顿吃回中国。

回国第三天,恰巧赶上程西西新戏杀青。杀青宴定在大厨云集的老牌酒店千岛国际,她对这家店里昂贵的食物垂涎已久,这次总算能借着来给闺蜜送项链的机会,顺路蹭顿饭。

“谢谢你们的花,我都接住啦?!苯窳ひ灰幌蛩屠裎锏膇d道谢,小虎牙乖巧可(爱ài),头顶的动画兔耳朵也跟着脑袋晃,“可惜我没有邀请函……我们就找个凉快的地方,蹲在这儿等等西西吧?!?/p>

说着,她像只松鼠一样,鼓着腮帮开始找(阴yin)凉。

刚刚缩进那个丑陋花篮的(阴yin)影里,一个清脆的女声自头顶响起:“喂,你是哪个明星的助理吗?”

姜竹沥抬起头,眼前映入一张明丽的脸。是个细腰美人,穿着鹅黄色小礼服,瘦得有些不健康,像一朵萎靡的鸡蛋花。

她刚想说不是。

“怎么躲在这儿偷懒?”鸡蛋花已经一脸不耐地把手中的袋子扔进了她怀里,“快拿着,(热rè)死我了?!?/p>

盛夏早已遁去,初秋时节,秋老虎仍(热rè)得厉害。

姜竹沥不知道这是哪路神仙,默不作声地接过来。袋子里是两个透明玻璃饭盒,似乎装着草莓班戟和草莓派。

“唉,外面真是(热rè),我们去里面等吧?!?/p>

鸡蛋花站着扇扇风,酷暑难耐。

一边往里走,一边命令:“你那个摄像头,等会儿记得关掉?!?/p>

姜竹沥连声应声好,脚上的动作却逐渐放慢。

拉开一段距离,她偷偷低头看直播间,弹幕正刷得起劲:

【天呐!是夏蔚!】

【我就说会有很多大佬!】

【甜甜可以把摄像头再抬高点儿吗?想看夏蔚小姐姐tut】

……

姜竹沥有些意外,很小声地问:“你们都认识她?她是谁???”

【甜甜你真的不看剧吗?前段时间特别火的那个网剧《少年时》就是她演的??!今年刚毕业的,95后小花里风头最劲的就是她!】

【对对,演完网剧就接了段导的电影,她在《青果》里演女二来着!】

姜竹沥眨眨眼,对那部网剧有点儿印象。

这几年ip(热rè),《少年时》也改编自一部晋江网文。重生题材,讲一对年少相恋却不断错过的恋人,重生之后回到过去弥补缺憾、再一次相恋的故事。

过了特定的年纪,她根本不相信破镜重圆。

所以她没看剧,倒是听人提起过。

“想起来了,是她呀?!苯窳ぢ冻龌腥淮笪虻纳?情qing),说话间将镜头也跟过去,“那满足你们,给你们看夏蔚小姐姐。她真人好瘦呀……”

夏蔚没有听见,也没有回头。

她走得很快,高跟鞋深陷进毛茸茸的地毯。

“喂?!弊叩窖缁崽趴?,她突然停住脚步,转过来。

看清姜竹沥的动作,夏蔚脸上焦躁愈盛,“我刚刚是让你提着袋子没让你挂在胳膊上,你好好拿着它会死吗?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怎么当人助理的?!”

姜竹沥有点儿懵。

她原本就拿着程西西的项链和自己的手袋,还要腾出一只手做直播,只能把夏蔚的手提袋挂在胳膊上。

没想到她会生气。

“不要你提了,拿来!”

说着,她一把抢过手提袋,转(身shēn)扬长而去。

茫然的姜竹沥:“……”

她默默把摄像头移开。

退出直播间,姜竹沥联系上程西西,直接去化妆间找她。

小闺蜜刚刚做完造型,一脸惊奇:“我正打算叫助理去接你呢,你没有邀请函,怎么进来的?”

“那个女明星……应该是叫夏蔚?”姜竹沥言简意赅,帮她戴上海蓝色的宝石项链,“她把我当成了别的明星助理?!?/p>

“夏蔚?以后不用理她?!背涛魑髑嵝?,“那种千金大小姐,眼睛长在头顶上,人家才不管你是干什么的,只要她能用上,全世界的人都是她的助理?!?/p>

姜竹沥没吭声,两手一震,帮忙抚平裙摆。

她只是觉得,夏蔚太过于喜怒无常。

焦躁得有些不正常。

“你今晚做直播?”注意到她手上的自拍杆,程西西笑,“也是,今晚肯定有很多好吃的?!?/p>

她领着她往宴会厅走,一路上灯光交映,打着领结的服务生微笑鞠躬,礼貌地帮她们开门。

程西西早年也是直播出(身shēn),大学时她俩一起开了账号,一个做甜点,一个吃甜点。后来姜竹沥出国远走,程西西靠一档网综小红一把,顺势出了道。

“是啊,我难得来一次千岛国际,当然得拍个够?!苯窳ばπ?,重新登入直播间,一一为粉丝介绍晚宴的冷盘和甜点。

直播间里人数蹭蹭上涨。

程西西笑眯眯地挤进摄像头,在刷刷飞的弹幕里捕捉到一条“我们今晚有机会见到段导吗”,“段导?段导不来,段导是神仙,段导不吃饭?!?/p>

弹幕一片【哈哈哈哈】。

她口中的段导,是这场杀青宴的举办人,也是电影的总导演,段白焰。

他少年成名,想法多,不走寻常路,作品不多却部部精品,入圈没几年就把新人导演奖拿了个遍,明星捧一个红一个。

唯一的怪癖是讨厌社交,除了每年各大庆典颁发导演奖,几乎没有媒体能见到他出现在社交场合,就连拍戏时跟他打过交道的人,也没几个能摸清他的(性xing)子。

姜竹沥(欲y)言又止。

“你放心?!背涛魑鞲蕉∩?,“我打听过了,他真的不会来?!?/p>

姜竹沥有些感激。

可她话音刚落,人群中突然发生一阵小小的(骚sāo)动。

有预感似的,她心头一跳。

宴会厅内灯光明亮,服务生恭敬地拉开另一侧通道,一个颀长的人影被簇拥着走进来。他动静不大,却迅速吸引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一出现就立刻有人言笑晏晏地端着酒杯走过去,小心翼翼地问好。

女主因故缺席,夏蔚随他上台,小臂自然而然地勾住他。

段白焰没有看她。

顿了顿,才低声道:“谢谢?!?/p>

这句是对剧组。

“随意一点?!?/p>

这句是对在场诸位。

然后就没了。

姜竹沥的手无意识地收紧。

他没有变样子,高而(挺ting)拔,嘴唇血色很淡,眼神不带温度,寡言而冷淡。动(情qing)时如果微微抬头,下颚的线条就会格外明显,像现在一样,灯光顺着眼角的泪痣向下,滚过鼻梁,停在喉结上。

岁月对他真是宽容。

姜竹沥高中时就在想,如果他不做导演,出道去当演员,必然也是万人空巷。

“段导不喜欢说话,我来替他说?!毕奈低熳潘氖?,笑得小鸟依人,鹅黄礼服层层曳地,与刚才的(情qing)绪化判若两人,“他说谢谢,意思就是……”

段白焰没心(情qing)听,转(身shēn)(欲y)走。

夏蔚的手来不及抽回,惊呼一声,脚踝一歪。段白焰虚扶一把,捞空了,她直(挺ting)(挺ting)撞进保镖怀里。

姜竹沥唇角微动:“装的……”

“你说夏蔚?”

“我说段白焰?!?/p>

他讨厌别人碰他。

一定会报复回去。

程西西微怔,笑了:“你这么了解他,当初为什么要分手?”

做了姜竹沥十几年闺蜜,她那场恋(爱ài),当初谈得惊天动地,后来也分得惊天动地。

姜竹沥纠结地咬着吸管,不说话。

要她回忆自己的二十岁,只能想起世界末(日ri)般的眼泪和后悔。

至于段白焰……

他远远立在台上,视线扫过来,姜竹沥不自觉地一僵。

可他的目光只是稍作停顿,就又漫不经心地转移开了。

仿佛没有看见她。

又或许是看见了,但并不在意。

“因为……”

酸涩像裹在跳跳糖里的增味剂,不着痕迹地化开,又无所不在地充斥着味蕾。

“他不喜欢我啊……”

姜竹沥短暂地犹豫片刻。

“下一次,我也要装不认识他?!?/p>

段白焰精神不好。

满屋衣香鬓影,有人来敬酒,他一口也没有喝。

大概是换季的缘故,他老毛病犯了,整夜辗转反侧,迷迷糊糊地梦见故人。

她好像在哭。

他想俯(身shēn)吻她,可是一伸手,她就像雾一样散开了。

“少爷?!毙茔∥⑽⒐?身shēn)放下一碟食物,打断他的思绪,“眼睛稍微舒服一点了吗?”

“没有?!?/p>

过敏(诱you)发了眼睛的炎症,他现在五米开外难辨雌雄。

“夏小姐送来两盒甜点,说……”

“拿走?!?/p>

“她让我强调,是草莓的?!?/p>

段白焰喜欢草莓,知道的人不多。

他眉峰微聚:“我说了我不……”

麦克风里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蜂鸣。

众人齐齐望过去。

宴会厅内灯光明亮,夏蔚站在台上,两只手暴躁地握着嗓子,麦克风脱了手,从脚边骨碌碌地滚远。她勉强站立,(身shēn)体剧烈颤抖,脸色铁青,眼睛发红,嘴里不断传出痛苦的呜咽。

众人面面相觑,小声地交头接耳。

段白焰皱眉:“她怎么了?”

熊恪微怔,有些犹豫,不敢贸然开口。

夏蔚现在这幅样子……

其实很像嗑了药,或者犯了瘾。

当机立断,他打电话:“我去叫保安?!?/p>

熊恪刚一转(身shēn)。

夏蔚的(身shēn)体在下一瞬失去重心,猛地向台下歪,高跟鞋勾住台上胡乱缠绕的电线——

带着高大的金属落地灯,轰然砸下来!

“少……”电光火石,熊恪眼神一紧,来不及叫他躲开。.kuangsha.<b>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,请稍后再访问。</b>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